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一覺醒來,戀愛游戲變驚悚游戲了 > 68、眼不見為實(八)
    說相聲是不可能的,技術難度太高, 實現起來有點兒困難。

    好在莫老師到底是個文化人, 被他們勸說幾句后也逐漸回過了味, 摸著自己的地中海頭坐在一旁發怔,還有些想不通自己怎么為著那一點小事就發了那么大的脾氣。

    他本來是那種老好人, 甭管怎么說也不會動氣的。

    “嗨,”半天后,他才笑了笑,“這真是少見……”

    寇冬的目光向下移了移,瞳孔猛然一縮。

    他緊緊盯著地面,只覺得背上驟然出了冷汗。幾秒后,他伸出手,拉了拉身旁宋泓的衣袖。

    “看——”他輕聲道, “地上!

    宋泓微微一愣, 旋即也意識到了什么, 猶豫了下, 才慢慢將視線下移, 落在了食堂的水泥地面上頭。

    早上的陽光并不算強烈,這會兒卻烘烤的他頭都有些隱隱作疼。

    他瞧見地面上臥著的中年男人的影子。影子面目模糊, 早已看不出是人的模樣, 反而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橢圓形,讓他想起橄欖球。

    它安靜地蜷縮著,碩大飽滿。只是隨著從窗戶灑進來的陽光的角度,它似乎也在微微顫動。

    像一顆汁水飽脹的果子。

    ——像一枚深藏的繭。

    這種變化似乎只是一瞬間。在中年男人站起身后, 它就又化為尋常的一團,伸展出該有的正常人形。

    中年男人渾然未覺,只是神色有些疲憊,沖他們擺了擺手。

    “謝謝你們,”他道,“我就先回去休息了!

    宋泓猶豫了下,還是喊住他:“莫老師!”

    中年男人回過頭,“嗯?”

    “你……”宋泓想說什么,最終還是咽了下去,只道,“你小心。這幾天,最好不要再見任何學生了!

    莫老師又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呵呵笑了,應聲說好。

    他邁步往宿舍樓走,這次途中小心避開了其他學生。宋泓凝視著他的背影,半晌之后,才輕輕搖了搖頭。

    “所以這才是那些東西在黑夜孵化的真實原因嗎,”他說,“影子可能會暴露它們的所在?”

    寇冬說:“比起這個,我更想知道,它們最后都去了哪兒!

    那些飽食仇恨和恐懼滋生出來的怪物。它們最后的棲息地,會在哪兒?

    這個問題暫時無人能解答,幾人再嘗試閉眼,聽到的也只有尋常的、沒半點異樣的聲響。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門,似乎只有在夜晚才能打開。

    “這個學校,咱們還沒徹底走過,”宋泓提議,“今天,咱們去好好走走吧!

    剩余兩人自然沒有異議。

    如今,這個副本的面貌一點點展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和課程安排沒有半點關系。他們自然也不需要像真正的學生一樣從早上到晚,吃完早飯后,三人就從教學樓開始查看。

    粗略一看,這學校和正常學校沒有半點不同。為了方便教學,教師們的辦公室就在班級旁邊,走兩步就能到。

    一共三個年級,加起來人數也不過一千出頭。

    寇冬和他們一間間教室查看過去,只看到正常的、上課的學生。途中有女老師抱著書從辦公室里走出來,正好和他們撞了個正著,不由得皺眉。

    “不好好上課,出來瞎逛什么?”

    宋泓一愣,張嘴正想說,寇冬卻早已反應迅速地捂住了肚子,垂著眼,低低喊了一句章老師。

    那聲音虛的,活像是三天沒吃飯。

    宋泓都被唬了一跳,扭頭一看,寇冬一張小臉刷白,走路發飄,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

    女老師眉頭松開了,“去醫務室?平常吃飯也注意點,看你胃疼的!

    “……”宋泓張了張嘴,話愣是半句沒冒出來。

    臥槽,他這小伙伴怎么不去拿奧斯卡小金人。

    寇冬虛弱地回答:“謝謝章老師關心!

    說罷,他倒像是更難受了。

    “行了行了,”女老師也沒再多糾結,“快去,小心點!

    她動了動腳,給他們讓出一條路來。宋泓攙扶著這會兒活像是被抽走了骨頭的寇冬,等走遠了才禁不住夸獎寇冬演技。

    “兄弟牛啊,戲說來就來的——是不是,阿雪?”

    他的話沒得到回應,小姑娘眉頭緊鎖,一直在瞧寇冬。

    “阿雪,阿雪?”

    小姑娘的腳步干脆停下來了。

    “剛剛那個老師,”她道,眼睛還望著寇冬,“你認識?”

    寇冬終于站直了,神情有點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

    “先回答我!毙」媚飶娪驳,“你認識她?”

    “認識啊,”寇冬心里頭茫然,還是回答了,“她不是章老師?教政治的,挺好說話……”

    宋泓也慢慢意識到了什么。他松開了手,嘴唇緊緊抿了起來。

    他與阿雪對看一眼,神色都有點凝重。

    “你怎么認識的她?”

    “她不是給我們上過課?——怎么回事,你倆是沒聽過課嗎?“

    宋泓的表情不太好看。他猶豫了下,低聲道:“我和阿雪都從來沒見過她!

    他們三個在副本中是同一個班,在班里上著同樣的課。

    他聲音有些干啞。

    “所以你是怎么知道她姓章的?”

    “又怎么會知道……她教政治?”

    寇冬的頭像是被誰重重打了一拳。他的頭腦都嗡鳴起來,一瞬間竟然有些天旋地轉。

    模模糊糊之中,似乎是方才那女老師在同他說話:“別整天皮,又在我面前裝病……”

    隨后又像是繃不住笑了,敲敲他的頭,“要是哪一天你考不好了,老師罰不死你!

    他看見自己笑瞇瞇站在對面,和如今副本中形象如出一轍的青澀。校服拉鏈沒拉到頂,袖口松松卷起來,頭發被撓得有點兒卷。

    “章老師怎么能不信我呢……”

    后面話音含混,就再聽不清了。

    宋泓的聲音滿是擔憂,拍拍他:“沒事吧?”

    寇冬搖了搖頭,喉嚨里有些異樣的腥甜。他咽了口口水,說:“沒事!

    他把這件事打哈哈過去,“可能是在宿舍聽人說過,但不記得了!

    宋泓沒有對這個說法提出質疑,旁邊的小姑娘也沒有吭聲。她只又看了看寇冬,許久后,才將目光緩緩移開了。

    所有玩家接入游戲的都是腦電波,在這個前提下,可以說是有一部分被游戲系統所操控的。在她第一次試圖與寇冬提起此事時,記憶里便出現了一段異常的空白。

    后頭等她再去回想時,卻怎么也想不起自己當時到底與寇冬說了什么了。

    她從那時起心里就有了數,知道《亡人》怕是不想讓寇冬了解內情。

    可身為玩家,阿雪自己能做的也極其有限,只能通過這樣的方式宛轉提醒。

    要小心。

    如果真如她所猜想,《亡人》將寇冬再次拉入游戲……

    她心內有一種隱秘的恐慌,卻又無法說出口。

    ——那樣的話,系統當真會愿意將寇冬再放出去嗎?

    三人將教學樓搜尋一遍,沒有發現什么旁的線索。倒是寇冬得到了不少npc的注目,從右邊樓梯下來時,甚至有學生紅著臉給他塞信封。

    塞完了,沖著他挺不好意思地笑一氣,就跑了。

    宋泓已經習慣了寇冬對于npc的莫名吸引力,瞧見這一幕也不覺得稀奇,就抱著雙臂感嘆青春年華里回不去的初戀?芏@個連小女生手都沒摸過的純白紙對這種話題沒什么興趣,一提起初戀,莫名想起的居然是那輛永遠不遠不近綴在他身后頭的車。

    可那和這種純純的戀愛實在是沾不上關系,畢竟那里頭坐的正兒八經是個跟蹤狂,半點扯不上少女情懷。

    到了一樓拐角,他遠遠瞥見有誰正站在那兒和一個女生說話。身形很高,一雙長腿稱得上是相當優越,由于背對著,他只能看清一個背影。

    但僅憑著這背影,也能讓人一眼認出來了!@正是那位年輕的心理教師。

    他低著頭,聲音溫和,像是在勸導什么。對面的女生眼圈已經泛起了紅,兩只手緊緊抓在一處,低下頭去默不作聲。

    寇冬心里微微一跳。

    他上前兩步,幾乎是強行插-入兩人之中,“司老師在說什么呢?”

    這番動作并不禮貌,心理教師卻也并未同他計較。金絲眼鏡后那一雙色澤較淺的眼睛望著他,被他凝視著的人莫名有了春風拂面的錯覺,這感覺沒讓寇冬放下心來,反而愈發繃緊了心里頭那根弦,“在講一些私事!

    他說罷,手拍了拍女生的肩頭,“回去吧,好好想想!

    女生始終緊閉嘴唇,聽了這話飛快沖他鞠了一躬,扭頭便走。

    寇冬警惕道:“什么私事?”

    心理教師微微笑了,漫不經心道:“她請我開導她的煩惱!

    “什么煩惱?”

    他這樣直截了當地追問,npc居然也有問必答,只是唇角笑意更深了些,“關于她父親的煩惱!

    不知為何,寇冬忽然覺得身旁的小姑娘縮了縮。

    “她父親是個賭徒,”心理教師淡淡道,“欠下一大筆錢,自己逃跑了,留下她們母女給那群人當賭債!髞,她母親又病了!

    寇冬心也跟著一抽。

    “她還不完那筆錢,怎么辦呢?因此想請我幫忙,為她指點!

    “我答應她,會給她指出一條出路!

    “……什么路?”

    問的人是阿雪,小姑娘把頭抬起來了,眼睛一眨也不眨望著他。

    年輕的心理教師發出一聲輕笑。這笑聲耳熟極了,與寇冬在那些破繭成蝶的夜晚所聽到的笑幾乎如出一轍。

    他又覺著面部開始發癢了。

    似乎有翅膀的頂端一下下掃過他的鼻尖。他為此微微顫抖,體會到了不受控的戰栗。

    心理教師像是覺得很有意思。他的手掌整個罩過來,手指微微摩挲著,觸碰他的學生沉密的眼睫。

    在寇冬所看不到的里世界里,無數蟲卵都渴望地顫動起來,它們迫不及待地搖動著身處的、慘白的繭,想要去觸碰被包圍在其中的少年,卻又畏懼于什么,瑟縮著不敢向前。

    在成蟲觸角與翅膀所構成的奇異森林中,寇冬被一雙最為強健有力的翅膀包裹著。翅膀上的眼睛都深深凝望著他,心理教師低下頭,沒能在他的學生的身體里看到任何成形的繭。

    這真是太可惜了。

    年輕的心理教師想。

    可是不急……總會找到時機。

    他的聲音輕柔緩慢,像是在催眠。

    “結束他的生命!

    他手覆著懷中人的眼睛,面頰卻偏向不知何時脹紅了一張臉的阿雪。

    “結束他的生命……”

    “這就是你,唯一的路!

    作者有話要說:  葉言之:搬著小板凳坐等出場.jpg。

    ---------

    最近工作壓力真的太大了,想要嘗試調動,還在想辦法嗚,盡量維持更新,估計到下周就會好了。

    下一本一定要寫一本甜甜甜緩解一下!

    小甜餅作者寫這種無限流真的要死了e=(?o`*)))

    所以我準備再更更慫慫番外。

    因為甜(躺倒)

    ------------

    感謝在2020-01-06 23:59:59~2020-01-14 22:22:16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沐之槿 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路人go、沐之槿 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檸檬檸檬樹、陳橘橘橘橘 2個;烏灰鴉、rachel蕭白綺、咩羊?、張起靈家的小盆友、酸菜小籠包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酸菜小籠包 46瓶;立四 20瓶;27401230、魔法少女圈 17瓶;大愛雙黑、23390698 10瓶;絕不白嫖 8瓶;略略略、芫 7瓶;夢憶、指針、君言 5瓶;昕昕、今天的大大加更沒 4瓶;鹽煙 3瓶;檸檬檸檬樹、你家大人可能不是人、。。。、辭媛 2瓶;小芋圓、葉修的小嬌妻、啪唧唧、蜜桃烏龍、su、萌萌的二菲、詹旭陽、琉璃仙月維靈、雪中的烏鴉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