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玄幻小說 > 從暑假開始修真 > 第244章 這是你們的小師弟
    關于這一點,陳玄冥倒是頗為贊同,前世除了追求修行之外,人世間的繁華并不能動搖他的心,唯有美食,是不可辜負的。

    當年的他多少也算一個老饕,這華國赫赫有名的佛跳墻自然少不了他的身影。

    只是,據他所知,譚家菜在金陵頗有名氣,平常人想要吃上一桌,除了價格昂貴的嚇人之外,須得提前很多天才能訂上一桌。

    而自家師父在下午的時候吩咐了一句,晚上就安排妥當,這面子,嘖嘖,看來能量很不小!

    剛走到門口,就看到一個胖墩墩的家伙,一身白色短袖襯衫和黑西褲的打扮,站在門口左右張望。

    此刻可是夏天,而且金陵可是號稱四大火爐之一,哪怕太陽落山了,也不能減少半分暑氣。

    戴璇戴三槍都是暗勁之上的修為,雖然不能寒暑不侵,但是凝神靜氣之下,也能控制一部分毛孔散發熱氣,也不會覺得太熱。

    而陳玄冥更不用多說,本身就是二品修真者加上暗勁巔峰修為,另外,胸口的美人魚紋身就像是一臺隨身冷空調,想熱都熱不起來!

    而這男人卻只是個普通人,又是個胖子,胖子多半怕熱,他還硬是選擇早早在門口等候,此時自然是熱得和水里撈出來的差不多。

    就是這樣,在胖子看到戴三槍等人時,一臉興奮的小跑了過來,遠遠的就朝戴璇拱手作揖道:“戴小姐您來了,快快,戴小姐請進請進!”

    陳玄冥不由微微側目,目光中充滿詫異之色,原來還以為這胖子是看師父的面子,沒想到竟然是戴璇的面子!

    戴璇這女人深藏不露!

    “戴小姐,這是您的長輩吧,老先生,您好,您好,晚輩是譚家菜的老板,我姓石,老先生就叫我小石吧!

    “您老就把這當成您自己家一樣,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您老直接批評,我們一定努力改正……”

    這是個聰明人!

    陳玄冥對這個石老板的第一印象。

    聰明之處在于,他明明是看戴璇的面子,卻沒有故意巴結戴璇,反而對著戴三槍拍馬屁,這樣做有兩個好處,一來能避免男女之嫌,二來能快速拉進關系。

    老話常說看子敬父,道理都是想通的。畢竟明眼人就看得出來,戴三槍才是更重要的主角!拍好他的馬屁比誰都重要。

    戴璇注意到陳玄冥驚訝的眼神,秀氣的美眉微微挑起,故意甩了他一個白眼,似乎在說:給你個眼神自己體會。

    然后轉過頭矜持的朝著石老板點點頭道:“石老板,這么大熱天您就不用出來了吧,這要是中暑了那還了得?”

    “謝謝戴小姐的關心,不怕您笑話,老石當年也是個皮糙肉厚的壯小伙,能顛得動幾十斤的大鐵鍋。這些年不運動,都胖的快走不動了,這一熱確實有些受不了了!

    “那我們快進去吧,樓上已經給您備好了雅間,您最愛吃的佛跳墻我也讓廚房勻了一桌給您!

    “爺爺,我們走吧!”

    “這是我的爺爺!”

    “老先生您真有福氣,居然有戴小姐這么好的一個孫女兒!我家那小子若不是戴小姐出手相助,這時候恐怕不知道被拐賣到哪個深山老林里了。

    現在還整天瞎胡鬧,要是有戴小姐一半貼心,我就知足了!

    戴璇得意的挑眉。

    看看,看看,姑奶奶也是有人羨慕的!

    哪像某個人,騙吃混喝,也不害臊!

    當然這話,她不敢說出來,不管她愿不愿意,陳玄冥成為她的小師叔,這件事情已經板上釘釘了!

    私下里還好,有她爺爺在場的時候,她是萬萬不敢放肆!

    畢竟,古武世家,家風嚴謹,家法二字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過,戴璇猶自不服輸,就像一個叛逆期的小老虎,總是不自覺想要跳一下腳,顯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不然就覺得爪子癢癢。

    于是故意不介紹陳玄冥,似乎當他只是一個透明人。

    陳玄冥自然不會和小丫頭計較那點小心思,也許是八字不合,讓陳玄冥偶爾想去撩撥一下,看著對方怒不可遏,卻又對自己無能為力的樣子,心里莫名的感覺還不錯。

    就當是減壓調劑一下吧!陳玄冥如是安慰自己善良的心靈。

    剛剛的三言兩語,已經能看出石老板可是一個人精,這樣的人最擅長察言觀色,八面玲瓏。

    自然看得出,戴璇和陳玄冥之間的眼神交鋒,然后很機智的選擇作壁上觀,但是也不會冷落或者得罪陳玄冥,笑瞇瞇的朝他點了點頭。

    然后將手一伸,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是一個靠窗的包廂,不論是廳堂裝修和餐具擺件,無一不透露出一股濃郁的滿清皇家貴族氣息。

    瞧瞧這個黃碗碟,不管是餐盤上寫著的“萬壽無疆”還是黃地兒紅花的高飽和度配色,可不就是當年乾隆最喜歡的花哨復雜浮夸風嗎?

    透過窗戶,可以看到玄武湖紫金山,臨高遠眺,甚至有身在王府的感覺。

    此刻的包廂里已經高朋滿座,見人已經到齊,戴三槍便站其身來,和之前一樣的配置,老爺子左手邊是陳玄冥,右手邊是戴璇。

    這樣的排位讓陳玄冥一下子成為了眾人眼神的焦點,各種或好奇或探尋的目光掃了過來,尤其是這些人或多或少是練武之人,目光如刀如劍,充滿侵略性。

    陳玄冥要真是一個普通的十八歲少年,恐怕此刻在眾人的注視下會不習慣,就算不會失態,但坐立不安,正襟危坐之類還是很有可能的。

    但是現在,陳玄冥哪有半點緊張。臉上的笑容半點不減,身體放松自然的靠坐在椅子上,神情一片輕松。

    光是這份從容淡定,就讓眾人微微頷首,其實他們哪里知道,眼前這個大男孩是見多識廣的修真者。

    什么龍啊,鬼啊,妖啊,劍仙啊,說出來能嚇死你們!

    現在的場面,灑灑水啦!

    “安靜!我來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你們的小師弟!”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