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娛樂圈餐飲指南 > 第三百六十五章 故事,變成劇本
    感謝浩瀚de綿羊的打賞,嗯,我現在打這個名字,比打張步凡還熟練了。

    …………………………………………………………

    宣傳一個月,當然不代表劇組的拍攝就會完全停止。

    不然的話,像現在很多明星,一年能接10多部戲,軋戲不說,還得抽出一大堆的時間去跑宣傳,要碰上這種的難道劇組就不拍戲了?

    以前當然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但是隨著近些年,宣傳的重要性越發的突顯,再加上“明星”的地位越來越高,高到都凌駕在整個劇組之上了,那些劇組就不得不開始準備各種應對的辦法。

    像是“摳圖”演出,其實就是明星沒法到現場演出的一種備用辦法,當然了,這種方法真正敢用的人非常少,敢大規模使用的,也就那么一兩個了。

    而比較常用的辦法,就是在拍攝一開始排期的時候,就把這些檔期留出來,在劇組主創不在的時候,拍攝其他不需要這些主創參與的部分內容。

    所以到了近些年,軋戲、宣傳排期以及各種活動之類的,都成了劇組選擇演員的考量之一,甚至被寫進合同里。

    《戲子廚子痞子》劇組也用的這種辦法。

    這次劇組出來了3個人跑宣傳,分別是導演管琥,編劇兼副導演……嗯,副導演張步凡,還有主角之一的黃博。

    而劇組那邊,就由費振祥帶著剩下的演員拍攝沒有黃博的戲份,其實他本就已經有了獨立導演一部電影的能力,只不過一來沒機會,二來也是還想再跟著管琥多學學,所以才一直當副導演。

    他拍的東西沒有太大問題,就算有,也只是進行一些補拍而已。

    而這期間,只要管琥和黃博有空,就會回到劇組去進行拍攝。

    可以說,宣傳并沒有讓他們從繁重的拍攝中解脫出來,而是在拍攝之外又多了一份活兒,其實更累。

    當然,這也分人,如果是那些明星,尤其是那些“ll”明星,那就另說了。

    至于張步凡……這貨要同時兼顧兩部電影的宣傳,也輕松不了多少。

    隨著《殺生》的宣傳展開,張步凡的生活就變成了一天要跑兩個甚至三個城市,上午還在a市給《黃金大劫案》做宣傳,下午就到了b市開始《殺生》的宣傳,晚上到c市,準備第二天的宣傳……

    一天的時間有一半在飛機上,讓張步凡幾乎崩潰,還好有筆記本電腦的陪伴。

    拿筆記本當然不是為了玩游戲,畢竟飛機上沒有網,而且最近這么忙,他連陪阿祖打魔獸的時間都沒了,不過“組織”已經建立起來,有他沒他已經不重要了。

    之所以能讓他可以忍受瘋狂的飛機旅程,是因為筆記本電腦上的《人在囧途》續集的劇本,以及他之前記錄下來的那幾個小故事——在飛機上的這段時間里,這些小故事也漸漸的成為了一個個的短劇本。

    …………

    從魔都返回京城的飛機上。

    別誤會,不是宣傳完了,只是回到京城開始2輪宣傳而已。

    張步凡面前架著新換不久的超輕薄筆記本,正在敲敲打打著,他邊上坐著寧皓,好奇的探頭過來。

    “民工?不是徐爭那本子?”寧皓看了幾眼,有點好奇的問道。

    “那個本子已經基本成型了,還有一些細節方面的東西,需要查一些資料,然后和徐爭那邊溝通一下,這些在飛機上都做不了,就弄點我自己的東西!睆埐椒餐O率,伸了一個懶腰,看了眼屏幕右下角,距離起飛已經一個半小時,也就是說他保持著一個姿勢已經一個多小時了,難怪覺得身體有些僵硬。

    聽了張步凡的話,寧皓反而更來興趣了,倒不是對徐爭的那個本子沒興趣,只是之前和徐爭和張步凡都就那個本子聊過,大致的想法,包括整個的內容都有了解,所以也沒什么好看的了。

    但是現在這個卻是一個“船新”的版本,他當然就有興趣了。

    于是湊到那個不大的屏幕跟前仔細看了起來。

    字數不多,還處于構成故事的階段,應該是張步凡最近才剛剛開始弄的,甚至于,很可能就是他上飛機之后這1個多小時里弄出來的。

    這個故事的主角正是寧皓之前看到的那兩個字——民工,而且是進京務工的民工。

    不過,與其他描述進京務工的民工的劇不同,張步凡的主視角落在了“新年之后提前進京尋找工作”的這樣一個群體身上,或者更準確的說,其實就是兩個人而已。

    沒錯,正是之前張步凡閑著無聊在年后那幾天開店的時候上門的那幾位,當時他把那些人記錄下來,只是源自于對他內心的一點莫名的觸動,其實并沒有想太多。

    而最近因為老是在天上飛來飛去,在飛機機艙這個無事可做的封閉的空間里,這些事情浮上心頭,觸動重現,忽然就有了要改成劇本的想法。

    寧皓繼續看那個故事,幾百個字,他卻看的很慢很認真。

    小賈和小徐的家在西山的大山深處,家里世代務農為生,在來到京城之前,他們去過的最大的地方,就是離他們的村子幾十公里外的小縣城——他們跟著家里長輩去那里銷售家中地里收獲的糧食,順帶給家里添置些東西,再順帶的接兩個人。

    那兩個人也是他們村子的,算起來是他們的叔叔輩,比他們大了10多歲,也是他們村子里最早走出去的,前往外面務工的人,而今年,是他們第一次回來。

    從外面務工歸來的兩個人帶回來了很多就算在縣城里都沒有見過的好玩意兒,同時,拿出了小賈和小徐兩家人一年勞作都賺不到的紅票子。

    同時,從他們的嘴里,小賈和小徐也真正感受到了外面花花世界的美好。

    于是,剛過完年,兩個年輕人拿著他們自己悄悄攢下的不多的錢,又從各自父母那里偷拿了一些錢,就這么踏上了前往京城務工的路。

    于是,大年初五這一天,京城依舊處于“半空城”狀態的時候,兩個年輕人來到了京城,找工作。

    這就是這個故事的基礎,而整體的視角卻是從兩個方面來的。

    一方面當然就是來到了京城這個比他們的縣城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花花世界的小賈和小徐。

    另一方面,則是依舊留在家中的他們的父母,以及那兩個從外務工歸來的“叔叔”,以及其他的鄉里鄉親們。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