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愛情讓我昏了頭 > 第二百零三章
    初見林稼和他,湯曉曉沒想到就被好好的上了一課,不知道那些言論是不是與湯曉曉原本的想法太過不同,一晚上湯曉曉總覺得自己都在被一場噩夢糾纏著。

    是這樣的嗎?

    那些真的只是玩笑話吧!

    怎么可能……

    滴滴,滴滴,滴滴……

    鈴聲響起來時,湯曉曉在床上掙扎了許久才真的從夢里爬出來,揉著一晚不能安眠的額頭,湯曉曉吐出一口濁氣,愣愣的直到一段鈴聲響完,湯曉曉這才真的把視線聚焦在手機屏幕上。

    是了,今天中午還答應了林稼和要去林家吃飯,雖然睡得晚了些,可確實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的散漫,已經不會等她了。

    不管那個夢是真是假,湯曉曉都開始對未來有一種從沒有過的擔心,感情真的能和生活對抗嗎?

    這個答案,湯曉曉不想在那一刻到來的時候才了解,可現在做的每一種假設,正如昨晚的夢一樣,沉沉的壓在心里,尋不到半點的縫隙。

    若是林振威和尚琦真的結合,那夢墨是否還能容納尚琦,依著尚琦的性子,做個富家太太一定不會是她的選擇,那尚琦的選擇,會是林林振威的紋舟嗎?

    若是林振威真的邀請尚琦加入,那憑著尚琦的資歷,想在現在的紋舟安排一個合適的位子,又將替下誰來給尚琦讓位。

    三角的穩固,大概會因為尚琦破裂吧,可尚琦若是不進紋舟,不來攪亂這一汪潭水,紋舟僅憑借自己,又是否真的能站穩自己的腳步?

    未知太多,可能太多,一切總是到來的讓人猝不及防,現在是不是還來得及……

    憂愁的人不止一個,林振威在自己的房間躺了一晚,直到聽到敲門聲時,林振威才確定,自己又是一夜無眠。

    睡不著……林振威任由著敲門聲響了許久,坐在床邊抹了一把自己大概滿面愁容的臉,昨晚的事不管怎么想,林振威還是希望那只是一場不切實際的夢,可越加急促起來的敲門聲,卻讓林振威不得不面對這一切。

    “林振威,你不開門我可踹了!”

    姜鳳林的聲音從外面傳來,原本還能裝沒聽見的林振威長嘆口氣,站起來認命的走到了門前。

    “老二,你什么時候脾氣也這么爆了!绷终裢胍性陂T口,暗淡的眼眶讓整個人看起來憔悴不已,最讓人意外的,林振威還穿著昨晚的衣服,滿是皺紋的西裝,更添了幾分頹氣在林振威的身上。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案?”姜鳳林被氣的笑了一聲,抬手松了下自己規矩輸束在頸間的領帶,緩緩縮緊的拳頭,像是下一秒就會把那懶散的如同一個廢物的人狠狠的揪過來揍上一頓。

    這一天,林振威約了蒂瑞尼和浮植兩家的人來談,四家競爭,原本若是按照姜鳳林和林振威之前說的,至少在下一次談判前能先解決掉這兩家的問題,等最后剩下夢墨,在以后不管在遇到什么,那都是下一個問題。

    而林振威呢,姜鳳林想到自己等了一上午見不到人的尷尬,想到林振威放了他們鴿子,想到最后竟然等到夢墨來人接手談判,想到來的人還是尚琦,姜鳳林攥著的拳頭又緊了幾分。

    “你確定你現在是醒著的嗎?“姜鳳林壓著心里的怒氣問。

    “我……”林振威站好歪斜著的身子,無奈的苦笑一聲,他想說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醒著的,總感覺不管真假,都像一場夢一樣。

    “我只是忽然覺得,也許我們不一樣非要和夢墨爭這個單子不可!绷终裢岄_門口,姜鳳林掃了林振威一眼,想了片刻,終于還是走了進去。

    不管這人給出一個什么樣的答案來,姜鳳林覺得在走廊揍眼前這人一頓,到底還是有損形象的。

    “理由?”姜鳳林把自己扔進林振威房間里特意自己加的一個按摩椅上,手指一動把機子打開,任由著沒有感情的機器一點一點的抹去自己的憤怒。

    “老二,我從前吧,一直覺得自己選的路比老頭子想的對,就算不對,那也是我自己想要去走的那一條,可最近我才發現,我原來并不是不在乎的,我想要超越那個人,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寧愿換一條路試試!

    “呵,”姜鳳林嗤笑一聲,“能把你最后一句話再說一遍嗎?”

    “我……想換一條路試試!绷终裢粗P林,這個想法若以前還在猶豫,可直到對著姜鳳林說完,林振威才明白,原來在他答應尚琦的那一刻,他就已經被說服了。

    姜鳳林知道林振威在看著他,可姜鳳林不知道林振威是為什么忽然有了這樣的想法,只是這個念頭,再毀了他所知的那個人不知耗費了多久的努力。

    “想好了?”姜鳳林瞇眼冷靜了會,對于林振威,姜鳳林此時才忽然覺得,他只是一個幫人打工的而已,若是換一個人來做這個經理,那他還能不能有現在的一切都是一個未知數,而現在,他想跟從的那個人說要換一條路,可他連說不的機會都沒有。

    既然決定了,還要等著他來問才能知道答案,姜鳳林躺在按摩椅上,臉頰抽出一個難看的笑,手指覆著眼睛沉沉的呼吸幾聲,“什么時候?”

    那個女人什么時候來的,她到底用什么說服了你?我們之間,到底什么時候已經崩壞至此。

    什么時候……

    “昨天,從你那出來以后……”林振威并沒有想要瞞著姜鳳林,他只是忽然像不知道時間一樣的忘記了,忘記了緊緊束縛著他的一切,也忘了告訴姜鳳林說,不用去了。

    “呵,”姜鳳林忍不住彎了彎嘴角,林振威剛從自己的房間里聊完尚琦,再出門就見到了本人,這還真是孽緣匪淺。

    “我知道了,”姜鳳林壓著自己的,強作震驚的點了點頭,等再張開眼睛時,已經不見了剛才洶涌著的怒火。

    “既然你都想好了,那我們也就不用再在這里耽誤時間了,我會定最近時間的票回國,你是等……她,還是和我一起回去!

    “我……想一個人待幾天,你先回去吧……”林振威跟著姜鳳林站起身子,對姜鳳林給的答案,最后哪一個都沒有接受。

    姜鳳林最后看了林振威幾眼,調轉腳步慢慢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這么些年,這是兩人在那一次以后第一次鬧得這么僵。

    最開始的時候,面對一堆介紹起來像花一樣的專業,姜鳳林把自己的所有志愿都填報了語言系,雖然不出意外的被第一志愿錄取,可姜鳳林還是不知道自己要做些什么,而選擇語言,只是因為記錄著這個世界最有趣的故事的載體,就是語言。

    不管與什么進行溝通,語言從來都是第一位的,語言不通,那就關閉了一條最好的了解彼此的通路。

    “你可真行啊,哎今天叫你出去那學姐是我們學校的吧,兄弟,看在咱一個宿舍的份上,幫兄弟介紹一下啊,若是成了,哥們必有重謝!

    “同學,你看那個站在第三個的人,看到沒,就那個穿著長裙的女孩,我敢說她現在肯定同時聯系著三個以上的男生,你不信啊,敢不敢打賭!”

    “我不去,那種地方配不上本少爺!

    自己宿舍里能碰到這樣的一個怪咖,姜鳳林從來都是無視,反正在很多人看來,他也是怪人一個,誰又比誰強。

    可姜鳳林沒想到錢能讓一個怎么看都覺得怪異的男人變成最受歡迎的那一個,只是靠錢來的話,對姜鳳林來說實在無趣至極。

    在周圍一眾的奉承聲中,也許就是自己那默不作聲的態度,在某些人來看實在是有些礙眼,所以這才非要把他也拉上船來。

    姜鳳林忙了許多天,忽然有人告訴他不需要了,這種無力感不是第一次,可他卻仍是像那一次一樣的無可奈何,這與他何干,這與他……

    浴室的水聲一直嘩嘩的響著,姜鳳林閉著眼睛站在噴薄而下的水底,這一片淋漓,都浸不透心里忽然涌起的一片失望的晦暗。

    為什么……

    姜鳳林看著自己最后也沒揮出去的拳頭,姜鳳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變得比以前更加膽怯了,還是依靠著林振威而來的地位生活,會因為自己的這一拳讓一切化為烏有。

    竟會有這樣的擔心,姜鳳林淋滿水痕的臉上不住的往下滴著水珠,那隱在水霧后面的唇角驀的一抖,低低的一聲咒罵在小小的浴室里回響著。

    他怎么會遇上林振威,那個一看就想讓人好好揍上一頓的大少爺,那個完全不管別人想法的瘋子,是怎么和他綁在一起的……

    那一天,那一天……

    “喂,你就不能像個人一樣嗎?”聒噪的聲音在身后響起來的時候,姜鳳林不需要轉頭都知道身后的人是誰,更知道他是在對誰說這話。

    “我真的不喜歡你了,以前是以前,以前的我喜歡那你找以前的我去啊,反正現在的我不喜歡了!

    欠揍的聲音大聲的宣揚著,在這仍殘留著不少夏日酷暑的秋天更讓人煩躁,這是第幾次了,姜鳳林低頭看著不遠處就能帶他離開這一切的臺階,為什么每次都要忍受這位大少爺在樓底下的一場又一場離別。

    為什么那些女人都是那么的愚蠢,這么簡單的玩弄,卻換了一個又一個人的真心,姜鳳林忍不住笑了一聲,倒也不是全都說錯了,為什么要活的這么卑微,為什么就不能像個人一樣的站在那里狠狠的給傷害自己的男人一掌。

    他也是這么期待著的吧,姜鳳林越想越覺越覺得有趣,這個叫林振威的大少爺也不知道家里到了撒了多少錢才能讓他現在還好好的活在學校里,竟然沒有被學校以擾亂正常學習生活的由頭趕出去,想來大學的老師們心果然不是一般老師能比的。

    可等著被人打一巴掌,這樣的想法倒是古怪的有趣。

    姜鳳林一邊上樓一邊從自己的課本里翻出了一張不知道什么時候夾進自己書里的信紙,從剛才就覺得這書里的味道有些奇怪,果然是加了什么不該有的東西。

    “呦!”姜鳳林正想著要把這個散著異香的東西怎么處理,在樓道里就把它撿出來這真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不過姜鳳林覺得在他知道有東西的時候還能忍到上樓,這好像也是一件很難的事情。

    聲音響起來的時候,姜鳳林早就聽到了身后有人跟著一起上了樓,只是,姜鳳林沒想到今天的林振威竟然能這么快就擺脫了他們樓下那個哭哭啼啼的女生,在追上他的同時,更是完全不在乎的順手拎走了那封奇怪的信。

    無所謂,對這樣的情況,姜鳳林根本連念那人一句都沒有心情,怪異的味道好不容易脫手,姜鳳林甚至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教材課本,殘留的味道讓姜鳳林微皺了下眉,看著前面已經不見了影子的林振威,姜鳳林又忽然覺得哪里不對。

    林振威不去撩妹搶自己的東西做什么,姜鳳林慢慢的走回宿舍,剛拉開半掩著的房門,隱約的笑聲已經如山洪一樣的爆發出來。

    “夜半小樹林,這女孩很有想法啊!

    “不是他的吧,感覺他不像是會和女孩約這些的人!

    “從他手里拿過來的,誰給的沒看到,不過這味道真的,不用細聞就知道是路邊那種兩塊五一大瓶的,熏人的都能驅蚊子了,要不我們問問他直接把這個當神器供宿舍里得了!

    “林少爺,您還缺這個,”

    “缺,最近的女孩真是不知道怎么了,都沒有像這位大姐一樣的直接相約夜半小樹林的,約一回倒是簡單,不過一個個麻煩得很,哪像這位……你回來了?”

    林振威轉身的時候,姜鳳林已經在門口聽了好長時間了,像是完全不介意姜鳳林聽到一樣的,林振威甚至笑著朝姜鳳林招了招手。

    ”你也太慢了!哎,這信你自己看了沒,這妹子誰啊,你要不要?“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