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花掉1000000億 > 第435章 愛情的樣子
    經歷與想象永遠不同。

    在熱搜中,張小劍不斷被噴,無數粉絲狂嗑一劍晴空cp時,寧雪晴正在凝望遠方,眼角差點泛出淚光。

    這是因為,雪晴是一個窮養的姑娘。

    小時候,她想學跳舞,二姨告訴她,我看你像跳舞。

    大一些,她想學唱歌,二姨告訴她,你沒那個細胞。

    上了高中,身邊的同學開始攀比起來時,寧雪晴穿著夜市三十塊錢一雙的假的匡威帆布鞋,看著人家腳上的耐克羨慕的不行。

    再后來,她就明白了,二姨拉扯她和他哥很辛苦,不是二姨不想給她好的生活,只是生活總是這么無能為力。

    那段時間,寧雪晴在網上喝了很多雞湯。

    于是腦袋一熱,與二姨大吵了一架,去了魔都。

    在魔都,她和很多普通年輕人一樣,吃了很多所謂的苦,但其實這個世界上的大多數年輕人,不都這樣嗎?

    每個人都會有自哀自怨的時候,她也一樣。

    寧雪晴最愛做的事情是在離蝸居出租房最近的天橋上凝望魔都的霓虹,夢想著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在這里買一間房子。

    雖然她明白這是不可實現的夢,但她仍然愿意暢想,因為打工仔的生活很苦澀,有時也需要自己給自己畫個大餅,有時需要自己給自己一點光。

    再后來...命運忽然迎來了翻轉。

    他哥張小劍告訴她,他現在很有錢,并轉來了天文數字。

    寧雪晴本來以為這是她人生中最扯淡的改變,卻沒想到更扯淡的在后面,她因為參加比賽而一舉成名,成為了年度最受爭議的藝人。

    只是,雖然銀行卡里的數字很實在,但她的確沒什么時間去花,雖然粉絲們真真實實的出現在了她面前,但她實際上到目前為止還沒親手賺過什么錢。

    而生活是很實在的,生活是觸手可及的,生活是有真實溫度的。

    來到寧遠,寧雪晴看到了線條流暢的跑車,參觀了豪宅,觸碰了樣子很漂亮的實木家具,坐過了無比舒適的沙發,吃了一口葉墨竹做的蟹黃面。

    她這時才察覺到——原來有錢可以生活的這么好...

    所以,寧雪晴有了當一條咸魚,當一個啃哥族的想法,雖然一閃而過,但卻無比真實。

    最終沒有說出口的原因是,她又吃了一口蟹黃面。

    然后...真好吃。

    她忘了..

    ————

    張小劍并不知道,這一瞬間妹妹的想法百轉千回。

    他迅速的將碗中的面一掃而空,得到了葉墨竹的獎勵...一根青菜,她道:“多吃青菜!

    雖然只是離別了幾天,但是這熟悉的畫面再次出現,還是讓張小劍有一種要將葉墨竹抱在懷里的沖動。

    所以,他柔情的看了葉墨竹一眼,像兔子一樣咀嚼起了青菜,嚼出了脆響。

    寧雪晴看著張小劍的眼神,忽然明白了...葉墨竹是他的真愛,張小劍雖然和陳凝關系很近,但眼神中的這種愛意,卻從未對陳凝出現過。

    然后她又想起了陳凝之前和她說的話,你應該會很喜歡墨竹。

    嗯...怎么能不喜歡?

    葉墨竹不僅人長得漂亮,待人也很親和,不僅有了不得的廚藝,看似還和哥哥極其恩愛。

    最重要的是,從妹妹的角度來看,葉墨竹很能照顧人,她應該會把張小劍養的胖胖的。

    這樣的嫂子...上哪兒找去?

    正想著呢,葉墨竹夾了青菜,放到了她的碗里:“多吃青菜!

    于是寧雪晴也像兔子一樣咀嚼了起來。

    柳眉坐在桌上挑了挑眉,意思是為什么不給我夾青菜?

    葉墨竹明白,所以給她加了一塊醬牛肉:“眉姐,吃肉!

    柳眉:”為什么他們是青菜,我是肉?”

    葉墨竹一笑:“因為我們天天在一起,你胖一些,我會輕松點!

    柳眉:“……”無奈的看了一眼張小劍:“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怎么和張小劍學的這么皮?”

    張小劍喝了一口白水:“到底是是赤還是黑?”

    “為什么這么問!

    “因為,墨竹的名字里帶墨,我對她的愛稱是豬!

    葉墨竹一笑,柳眉放下了筷子,高呼道:“正吃飯呢,非得給我摻點狗糧嗎?”

    張小劍和葉墨竹異口同聲道:“是的,好幾天沒撒了!

    說完兩人還對視了一眼,齊齊的笑了出來。

    ————

    歡聲笑語的午餐結束,舟車勞頓的寧雪晴在葉墨竹的建議下回到房間休息。

    本來打算小酣,卻不曾想徹底放松下來后,連續三個月比賽的疲憊感讓她一覺睡得昏天暗地,甚至連一個夢都沒有。

    睜開雙眼時夜幕已經降臨。

    寧雪晴揉開惺忪的睡眼,看到了窗外的星空璀璨與百家燈火。

    一瞬間,她問了自己三個問題,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這里做什么?

    人在來到陌生環境中,一覺睡醒后偶爾會產生錯覺,當然很快也會恍若隔世的想起了一切。

    穿上拖鞋,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肚子咕咕的叫了兩聲,她揉了揉之后推開了已經閉嚴的房門,卻聽到了若有若無的悠揚音樂。

    迷迷糊糊的寧雪晴沒有乘坐電梯,而是聽著聲音走了樓梯,聲音漸漸清晰,畫面也漸漸清晰。

    在二樓的拐彎處,她站定沒有繼續下樓,反而坐了下來,歪著小頭腦看著眼前的一切,越看嘴角越翹。

    寬敞的客廳中沒有一盞燈點亮,星光卻鋪滿了空間中的每一寸。

    黑膠唱片機的聲音不大,但鋼琴曲委婉動聽,舒適悅耳。

    兩杯紅酒放在了茶幾上,鮮紅的顏色格外引人注目的同時,又為眼前這幅畫面添了一抹重彩,并不突兀,顯得格外有些情調。

    張小劍和葉墨竹穿著最普通,也是最舒適的衣服,正在這里跳舞。

    他們光著腳丫,看著彼此,眼中明亮,只是舞步笨拙。

    笨拙到,兩人都會經常會踩對方的腳丫。

    只是踩就踩了,為什么踩完之后,你們一邊拌嘴,一邊都笑眼漸彎?

    寧雪晴哀嘆一聲,或許這就是愛情吧。

    她揉了揉肚子,覺得現在一點都不餓了,自己出現在這里特別多余,要不再回去睡一覺?

    可是剛睡了一下午啊...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