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神圣羅馬帝國 > 第兩百三十九章、不能閑著
    要打貿易戰,不等于就要放任工業瘋狂發展。無數案例都證明了沒有競爭力的企業,在危機來臨時是最先倒下的。

    大而不強工業,在國際競爭中很難立足。奧地利已經過了盲目追求數量的時代,現在需要的是質量和數量并重。

    為了讓市場冷靜下來,1879年圣誕節前,奧地利政府發布了《市場風險預警》,共有三十九個行業被列為了產能過剩行業。

    同時還提高了投資準入門檻,除了要求注冊資本外,還提出了技術要求,資本家們想要投資這些行業,必須要采用當下最先進的技術。

    這些門檻對資本來說,實際上并不算什么難題。除了高科技領域外,別的行業只要有錢,什么技術都可以輕松買到。

    弗朗茨不指望投資者們會聽從政府的勸告,在利益面前,人們總是喜歡忽視風險。

    強迫大家采取了更先進的生產力,增加了產品競爭力,主要還是為了讓這些后來者,在危機爆發時,能夠多支撐一段時間。

    這非常的重要,全球性的產能過剩危機一旦爆發,企業拼得就是綜合實力,成本和資本將決定誰能夠活到最后。

    勝者為王也是剩者為王,最后活下來的企業,才是真正的贏家。

    對國家來說也是一樣,誰活下來的企業更多、實力更強,誰就是新的工業霸主。

    或許在危機爆發初起,英奧兩國資本會聯手干掉競爭對手,到了后期兩國工商業還是少不了要做過一場。

    只不過兩家都是殖民帝國,自由貿易歸自由貿易,殖民地市場還是自留地。有這么一個泄洪通道在,再怎么也不至于全線崩潰。

    火熱的市場,給人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錢好賺了。幾乎每個行業都享受到了戰爭紅利,移民產業是唯一的例外。

    沒錯,在奧地利移民也是一項產業。受大移民戰略的影響,每年移民數十萬、乃至于上百萬人去非洲大陸,從運輸到安置,已經形成了完善的產業鏈。

    遺憾的是移民業從來都和經濟發展成反比,只有經濟發展出現問題的時候,移民業才能夠繁榮起來。

    隨著大量的熱錢涌入,新增就業崗位數量暴漲,在本土就能夠賺到錢,愿意移民海外的民眾自然就減少了。

    維也納環城大道,有一座充滿文藝復興氣息的古建筑,已經不復往日的喧囂,工作人員三三兩兩聚在一起,懶散的曬著太陽。

    如果不是大門口的招牌,誰也不敢相信這里是奧地利政府部門,沒錯就是大名鼎鼎的移民署。

    如果是別的政府部門出現這種情況,早就被監察部門找上門了,移民署是一個例外。

    忙碌的時候,這里可以晝夜燈火通明;閑暇的時候,上班十分鐘搞定一天的工作,剩下的時間自然就沒事干了。

    普通工作人員閑下來了,署長戈爾德就犯愁了。都閑下來了,大移民戰略怎么辦?

    就算是內閣政府理解他的難處,不追究責任,可是沒有完成任務,政治上的污點永遠也抹不去。

    會議室內,戈爾德放下了手中的報告:“諸位,從普俄戰爭爆發開始,申請移民的人數就銳減,今年的移民計劃已經完不成了。

    如果我們不采取行動的話,明年的移民工作,恐怕也不容樂觀。

    一年推一年,這么持續下去,政府制定的大移民戰略就要夭折了。

    移民戰略失敗,將會直接影響非洲大陸發展,以及本土化進程,這個后果,不是我們能夠承擔的。

    從現在開始,大家都必須要動起來。發動自己的人脈關系,盡可能的為移民做宣傳!

    眾人臉色發苦,顯然這是一件苦差事。這一刻大家都在懷念經濟危機時期,都不用自己開口,就有一幫人主動找上門來拉關系。

    一名資深官員反對道:“署長,這恐怕很難起作用。我們已經將移民宣傳廣告貼遍了全國,即便是在最閉塞的小山村,也可以看到。

    經過了這么多年的宣傳,移民早就深入人心?墒枪释岭y離,民眾們不愿意離開本土,我們也不能強迫他們移民!

    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折騰,很多年長的官員,在喪失了更進一步的可能后,對這種政治任務已經不感興趣了。

    這還不算什么,只要命令下發了,大家還是會執行的。

    令戈爾德頭疼的是這句“很難起到作用”,如果不能起作用,就算是把人全部派出去宣傳也是白搭。

    猶豫了片刻功夫后,戈爾德狠狠的說道:“本土不行,就去其它德意志地區國家宣傳,只要是德裔移民,都可以算你們的政績。

    尤其是正在進行戰爭的普魯士王國,可以當做重點宣傳地區,就算是被逮住了,外交部也會保釋你們。

    大家商議一下,定一個目標,分組展開工作。今天參加會議的人員,都將是宣傳小組負責人,包括我也不例外!

    沒辦法,奧地利移民署在德意志地區已經是臭名昭著,各國政府對他們都是嚴防死守。

    像普魯士王國早就把他們列為不受歡迎的對象,只要是移民署的工作人員,連簽證都辦不下來。

    不過上有對策,下有政策。移民署也是政府部門,捏造一個新身份,蒙混過關再正常不過了。

    宣傳移民又不犯法,就算是被逮住了,柏林政府也無權處理他們,通常都是通知奧地利外交部領人。

    奧地利夠強大,柏林政府明面上不能做什么,可暗地里讓他們吃點兒苦頭,還是少不了的。

    戈爾德也不想這么干,可是沒有辦法,要是不做出一副竭盡全力的樣子,怎么讓外界知道他們再努力呢?

    努力過和沒有努力,最后戰略計劃沒有完成,那也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

    親自帶頭跑一趟,不管成果怎么樣,也比看著一幫手下天天曬太陽強。

    養老,戈爾德還不到四十歲呢?作為殖民部下屬最重要的移民署負責人,他還有很長的政治生命,完全可以更進一步。

    弗朗茨自然不知道,當初制定的大移民戰略,給移民署帶來了多大的壓力。

    實際上,不光移民署工作壓力大,奧地利很多政府部門的工作壓力都很大。

    這年頭公務員沒有后世那么泛濫,可是工作任務卻沒有少太多。

    以移民署為例,全部工作人員加起來不足一千五,工作范圍覆蓋了整個歐洲大陸,巔峰時期一年最多組織過一百三十萬移民,前往海外殖民地。

    當然,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殖民公司已經組織的,移民署只是統計數據,協調各方關系。

    人手不足怎么辦?答案自然是加班了。八小時工作制不要做夢了,忙碌的時候,能夠九九六都算是下早班了。

    沒有什么不平衡的,在全社會都流行加班的大環境下,沒有啥好抱怨的,要知道工廠加班實際上更加嚴重。

    根據維也納政府統計的數據,城鎮職工平均每天工作時間是9.1小時,這個平均是按一年365天計算的。

    如果扣除節假日、休息日后,很多人每天的工作時間都超過了12小時,工作強度是相當的大。

    當然,資本家們不會承認的。很多企業計算上班時間,還扣除了中途的必要休息時間、吃飯時間、上廁所時間,甚至還有扣除機械間歇時間的。

    目的非常明確,少給加班費。換一種計算方式,每天的上班時間就減少了1~2個小時,數據一下子好看了很多。

    移民署的愁,影響不到奧地利民眾,大家還沉沁在收入增加的喜悅中,為夢幻的明天而努力。

    有句話說得好:幸福都是對比出來的。

    和正處于戰火中的普俄兩國相比,和陷入資源困境的**蘭西比,和眾多朝不保夕的小國相比,奧地利民眾自然感受到了幸福。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