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穿越小說 > 世子的崛起 > 六百二十六、軍權在握
    “你要擴軍朕明白你心中憂慮!被噬下f著:“如今遼國不在,卻多了個金國,還有西北的夏國,占唐隆重鎮,北方勝了一陣,宮中卻鬧出這樣的事,只怕力不從心!

    李星洲明白了皇上的意思,“皇上,我想......要不錢暫時從王府出!

    皇上看向他,眼中亮起微弱的光:“可.......之前新軍軍餉就是從王府支出,你還能應付?”

    “大船打完仗可以繼續經商,很快就能補上來!

    皇上高興點頭:“好,若是如此,你去做吧,不過說來你想如何?”

    李星洲算是明白了,所謂有錢能使鬼推磨,皇上也是如此。

    說到底,皇上也怕,三萬人的禁軍拱衛京師,但國庫又沒錢了,這種情況下,巴不得他接這爛攤子。

    李星洲想了一下:“我想將新軍分為五廂,每萬人一廂,前四廂為馬步軍、第五廂設為海軍!

    “海軍?”

    “就是水軍,我覺得海軍比水軍更氣派!彼忉。

    皇上點點頭:“確實,此事依那你高興就可。如此新軍增兵三萬五千?”

    李星洲點點頭,然后道:“神武,武烈軍,我想將之合為一軍,由侍衛親軍馬軍指揮使趙光華統帥,或者皇上指定一位統帥,讓他們拱衛京都,不再負責對外征戰!

    皇上微微皺眉:“此事為何?”

    “我只是覺得禁軍靠不住!崩钚侵逈]有說出真正的原因,他想獨掌軍事大權!不對外征戰,又沒有完備的后勤和訓練,部隊士氣會逐漸消磨,紀律會渙散,戰斗力越來越下降,久而久之,禁軍就會慢慢成為新軍一家獨大的局面。

    到時新軍中的高層,狄至,趙四,嚴申,魏雨白,參林等等都是他的心腹,就可以順理成章推上前臺。

    而此時,皇上剛剛經歷禁軍反叛,心有余悸,對禁軍心有顧忌,正是最好機會。

    李星洲靜靜等待,皇帝思索許久,然后慢慢點頭:“趙光華此人不錯,不過朕還是有些心憂......”

    “皇上,臣以為可以讓新整合的大軍駐扎大河北岸,若敵人南下,他們首當其沖,避無可避,而隔著河,萬數人渡河必不是小事,也能保證不會發生太子那樣的事!彼ㄗh,此提議有私心,也有為皇上著想的部分。

    皇上慢慢思索好一會兒,途中福安公公給他和皇帝換了兩盞茶,還隨口問他一些細枝末節的東西,水汽彌漫,熏香的芬芳清雅淡漠,直到第三盞茶微涼時,皇上終于點頭做出決定。

    “朕準你所奏,新軍擴編三萬五千人,此事全由你操辦!被噬险f著問:“要多長時間?”

    “一年!崩钚侵薜。

    “一年........”皇上點頭,沒有再多問,“你也不是小孩,幾年年底就滿十九歲了,而且做事樁樁件件,都令人驚嘆,朕也不多問,相信你能做好!

    皇上渾濁的老眼看向他:“朕老了,你要早做準備,朕信你,你就放手去做吧,做事時多相信祖宗社稷,多想想景國江山!

    李星洲點頭作揖,老皇帝隨后招手,福安公公連忙把一個精致冊子恭恭敬敬遞過來。

    “這是北伐之戰論功行賞的冊子,本來想中秋佳節布高天下,沒想出了那樣的亂子,你回去看看,若有不妥,來與朕說!被噬险f著將冊子遞給他。

    他雙手接過,打開一看,其中第一條居然有加他為樞密使!

    李星洲驚訝,隨即皺眉道:“這樞密使.......”倒不是他不想干樞密使,若他為樞密使,再擴新軍為五廂都,那就是徹徹底底的抓牢了軍權,可樞密使是何昭備的位置,大家心中都有這種默契。

    前樞密使、參知政事或平章事卸任,后接替的必然是開元府尹,幾乎成朝堂慣例了。

    皇上看他一眼:“你是擔心何昭?”

    李星洲點頭。

    “不必多想,何昭今年才加轉運使,加太快不是好事,朕說明了,大家都能理解!被噬陷p描淡寫的道。

    李星洲聽完,恍然大悟,怪不來幾個月前,大軍出征時,他就奇怪皇帝為何莫慢慢去加了何昭一個京西路那邊的轉運使,原來是為這個。

    皇帝早想好要把樞密使加到他頭上,這樣一來軍事大權就落入皇家手中,但何昭是大家認同的人選,也是朝廷慣例,所以給他加一個無關痛癢,有實職,無實權的轉運使,然后就可以順理成章以升遷太快為由,將樞密使加到他頭上來。

    李星洲心中一凜,姜還是老的辣,他肯定早在大軍出發之前就做好準備,想好要這么做,這么說來,逼走冢道虞說不定也是老皇帝為皇家集權有意為之了.......

    心里對老皇帝更加高看忌憚的同時,他也有些感動,雖然老皇帝冷血毒辣,不講情面,不把人當人,手里的血比他這個打仗的人還多,但不管出于對國家未來考慮也好,為李家皇族權力延續也好,這個人都替他鋪了一條坦途,為他做了很多事。

    集權固然不好,因為高層決策失誤會被無限放大,但也代表高效,高執行力,是此時此刻,內外交困,金國虎視眈眈,蒙古蠢蠢欲動,李星洲必須把景**權牢牢抓在手中才有勝算。

    他站起來,對皇上深深作揖,老皇帝只是微微點頭,然后擺手讓他走。

    .........

    回到王府的時候,德公也來了,他得意向德公炫耀此番進宮的成果,德公也十分驚訝,驚訝于皇上居然同意了。

    不過隨后又是欣慰,對他道:“皇上是下定決心,將江山社稷托付于你了,切莫不可像之前那樣吊兒郎當,行事魯莽!

    所謂禁軍拱衛京師,并非都駐扎在京城外,而是要分兵到京城附近東西南北各個大小要地駐扎的,打仗不可能把敵人放進京城來打。

    更加要命的是,開元城作為國之東京,地處平原,一面與大河相連,三面無山遮掩,雖然這使得開元經濟、文化繁榮,但也造成另外一個問題,那就是無險可依靠。

    一旦北方敵人攻破真定府,就可以長驅直入,直達開元城下,也正因如此,景國歷來都需要養大量禁軍,駐扎各處,特別是大河對岸,保衛京都安全。

    既然如此,景國沒想過遷都嗎?李星洲好奇的把這問題問德公。

    “.......如西京洛陽,四面八方都有險可守,為什么偏偏要選一馬平川,根本沒有門戶可依仗的開元!

    德公先是罵他亂說話,罵完之后又認真道:“其實當年太宗皇帝也曾想過,太宗皇帝武將出身,自然看得清楚,知道開元難守。

    但當時朝中,半數以上大臣都是開元人,加之開元雖一馬平川,四戰之地,但奈何富饒,諸多大族都在附近,太宗皇帝想遷也遷不成!

    李星洲點頭,隨即又搖頭,等金人順著平原一馬平川兵臨城下,廣闊平原上景國重步兵根本無法對抗金國鐵騎的時候,這些人只怕后悔也來不及了。

    當然,他要做的,就是盡量在這一兩年內,防止這些發生.......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