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凰女之海棠無香 > 第七百二十二章 持續千萬年的詛咒
    并非東方梓棠在以壞的想法去蓄意揣測他人,這個世界上究竟有著多少的爾虞我詐,她最清楚不過了。

    即便是她,在機遇面前,也會選擇強奪。

    世界日新月異,潮起潮落,生命不斷傳承,善惡三觀無時不在發生偏移轉換,唯有不斷變強才是這個世界亙古不變的真理。

    弱肉強食的世界,你不強便是食,誰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你就會因為自己的弱小失去自己的生命,最重要的家人和伙伴。

    東方梓棠聽小花靈祭司說了有關于小花靈一族所受的詛咒之事。

    小花靈族于五千萬年前出現在這一片地方,根據他們先祖的記憶傳承,他們是羽族在此灑下的種子,希望他們能在這里開枝散葉,立足一片天地。

    一開始他們也的確是這樣的,憑借著天生靈體,與人類不同的是,他們一出生就有著千年之壽長。小花靈族乃是羽族,擁有著修血修的資質,所以他們憑借著天生相對悠久的生命血脈天賦,很快地,驍勇善戰的小花靈族在這塊魔獸眾多的土地之上建立起了一個繁榮的國度,繁衍子嗣。

    可危難就發生于千萬年前,根據記載,那時天現異彩,所有的魔獸,其他種族都急著趕過去,小花靈族也一樣。在這塊土地上經常會有天寶、秘籍之類的出生,同時也會伴隨著一些新的魔獸種族憑空出生,而這個新出生的魔獸數量也便代表著這次出現的功法數量,因為每一只魔獸都天生攜帶著一本“功法”。

    魔獸們擁有吃秘籍的能力,它們吃完秘籍后有著一定的概率能夠直接領悟那本功法,但若是它被其他的魔獸殺死,殺死它的魔獸只能習得它使用過最多的那本功法,而母魔獸們生育后代時,也會將自己最擅長的那一本功法傳承給自己的后代。

    東方梓棠聽到這里后,終于理解了為何這些魔獸被打死后她能獲得一本功法,而且只有一本了。

    所以當天空異彩,所有人都沒有懷疑,全部派出了本族中最是精英的存在,帶著族中有潛力的孩子們一同前往。

    當時,小花靈族面臨著巨大的一個問題——那便是信仰崩潰,他們長久以來都堅信著愛與美好能夠帶來這個世界更大的幫助,可是卻怎么努力也無法換來他們想要的美好和平。

    他們陷入了無盡的反思,甚至長久以來的信念都被其中一部分小花靈族人背棄,族中分為兩隊人進入了機遇之處。

    關于機遇之中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族中并未有詳細的記載,但是小花靈族在這次“機遇”中受到了詛咒,他們的血脈天賦被全部詛咒,不得再行修煉……

    自此之后,族中一落千丈,甚至躲進了一方小洞中以求生存,能夠有所依靠的僅僅只是祖

    上傳下來的驅魔曲?沈屇简灥氖庆`魂力量,不能再修煉了的小花靈族,又何來驅使魔獸一說了呢?

    最多只不過能做到將魔獸驅趕走罷了。

    直到百萬年前,一名人族女子的到來,她尋找了“境岸之南”的幼苗,可是又苦于藥材還未成熟。于是,她便找到了沒有戰斗能力卻能驅趕魔獸的小花靈一族,她與小花靈族約定,只要他們幫助她守護境岸之南,有朝一日她的后人來到此地時,定會解除他們的詛咒。

    “事情就是這樣,美人,你的先祖真的沒有留下什么話來?你既然能到這里,那就應該……”小花靈祭司說著,聲音卻是顫抖著的,一百萬年于小花靈族都太過久遠,又何況是似乎出生后普遍只能活到一百多歲的人類?

    東方梓棠眼睛輕輕一眨,長長的睫毛微動,一雙在陰影中的紫瞳不禁靜而深邃。

    “抱歉,先祖并沒有提及此事,”東方梓棠搖了搖頭,“不過,先祖當初的時候也應該是我這樣的實力,若是先祖認為有能力辦到的事情,我未嘗不可辦到,只是……先祖是如何發現你們中了詛咒的?”

    又是如何知道你們小花靈族有著能夠驅趕魔獸的能力的?

    若東方梓棠猜得沒有錯,畫像里的那個女人將天火交給小花靈族,并不是來限制自己的后人,而是為了限制被其他的人族給拿了去。

    而她即便沒有能夠解除小花靈族詛咒的方法,她也可以輕松地讓她的后人拿走境岸之南,至于承諾?這樣的秘境中,連人類都只是十萬年進來幾個靈海期的人類的地方,一個人類對小花靈族的承諾,又能作數些什么呢?

    小花靈祭司搖了搖頭:“這個,祖上沒說,可能是祖上告訴你的先祖的?又或許你的先祖有什么特殊天賦!

    東方梓棠默然,不排除這種可能性,人類雖然想要獲得天賦十分困難,可卻也是能獲得的,就好比東方梓棠的信仰榮光和身體的冰清晶瑩,雖然一開始都讓東方梓棠覺得是破天賦,可后來她卻發現信仰之力能夠運用入煉藥中……

    “可否給我一些鮮血?我需要研究一下你們的血!睎|方梓棠雖然對詛咒也并非全無所知,畢竟曾經她接觸過毒蠱,以及在羽南韶的眼睛上曾也見過詛咒。

    可小花靈族所受的詛咒,是在骨血之中,使他們全族,乃至是子孫后代都不得修行。

    七七聽到鮮血,不禁尖叫了一下:“你、你要我們鮮血做什么……?”

    “不必擔憂,我若是想對你們動手,不需要彎彎繞繞,”東方梓棠直言道,“我要你們的鮮血,只是想看看這個詛咒是否下在你們的鮮血之中!

    小花靈祭司點了點頭,他拿出了一把小刀,準備向著自己的手指割去,可他雙手顫抖,肯定是下不去手。

    青墨:“……”這小花靈族以前是怎么在外面驍勇善戰的?青墨懷疑小花靈祭司這部分敘述的真實性。

    一分鐘過去,小花靈祭司還是沒有對自己的手下手,東方梓棠實在看不下去了,直接眼眸微動間一股小靈力劃過小花靈祭司的手,小花靈祭司哼唧了兩下,東方梓棠成功地取得了小花靈祭司的血。

    “能否給我一個安靜的環境?”東方梓棠拿著小瓶子,將小花靈祭司的血放了進去,她剛剛在血中的確感覺到了一絲熟悉的氣息,看來確實是詛咒無疑。

    可究竟是什么樣的詛咒,她能不能解決,還是另一說。

    小花靈祭司為東方梓棠準備了一間房間,房間看得出很精致,卻很久沒有人居住了,想來應該是祭司塔的客房。

    整個房間的色調都是嫩芽綠,看得出來,小花靈族很喜歡這代表新生的綠色。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