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雙面小妾 > 第三十三章 理不清的關系
    方子懷再見到方槿衣是在悠錦苑,那里已經被燒得不成樣子,而且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燒的。

    將軍府不同于別處,日夜都有人巡邏,若不是故意放任火勢蔓延,只要有人救火,就一定不會燒成這樣。

    方槿衣讓小桃等候在院門口,自己一個人進去,方子懷和蘇梓旭來的時候,小桃沒有阻攔兩人。

    看著自小長大的地方成了一片荒蕪,方槿衣心里很是難過,她站在已經干枯的池塘邊,看著池子里干裂的泥塊,第一次覺得悠錦苑凄涼。

    以前悠錦苑剛被方巖豫封住的時候,方槿衣時不時的會偷偷溜進來看一看,看著郁郁蔥蔥的樹木,花草凋落,變成枯枝,但那時也只是覺得有些蕭條。

    可如今,真的什么都沒有了。

    “二姐!

    身后響起方子懷的聲音,方槿衣轉身看到兩人,露出一個笑容,“你們怎么來了?”

    方子懷看了看四周,然后走到方槿衣身前,有些愧疚道:“對不起,二姐,我不知道娘會這么做。你放心,我會讓人盡快把這里復原的!

    方槿衣笑著搖了搖頭,“不必麻煩了,本就是個廢棄的院子,燒了也罷!

    “可是二姐,這不是你和二娘一直居住的院子嗎?你當真舍得?”方子懷有些心急道。雖然很多人都說二娘不受爹待見,可是他小時候有幾次半夜睡不著跑出來玩,曾經看到過很多次方巖豫來悠錦苑。

    “有什么舍不得的?不過是一座荒廢多年的院子罷了!狈介纫驴嘈Φ,然后繞過兩人朝門口走去。

    方子懷和蘇梓旭兩人對視了一眼,然后跟上去,見方槿衣出了院子往自己的別院走去,方子懷停下了腳步。

    “怎么了?”

    蘇梓旭見方子懷停在原地,也跟著站住,只聽方子懷說道:“二姐會不會不想看到我?”

    蘇梓旭微怔,然后皺眉推了他一下,說道:“你想什么呢?”見他一臉遲疑,無奈的嘆了口氣。

    “雖然她不是你的親姐姐,可是她對你什么樣,難道你心里不清楚嗎?我知道,你可能會想,她之前瞞著你那么多事,是不是因為不信任你?墒悄阕屑毾胂,她不告訴你真的是因為不信你嗎?她只是在保護你,不想你因為她而卷入危險之中!

    方子懷看著蘇梓旭,又看向了背對著他們的方槿衣,眼神逐漸變得堅定。

    “二姐!

    蘇梓旭看著跑向方槿衣的人,無奈又好笑的搖了搖頭,怪不得大家都護著他,果真還是個小屁孩啊。

    方槿衣回頭看了方子懷一眼,停下腳步等著他,等他走到面前時,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小桃。

    方子懷看到了方槿衣的動作,立馬明白過來,向方槿衣彎腰抱拳道:“郡主!

    “不必多禮!

    方槿衣淡笑了一下,然后繼續往前走,蘇梓旭走得很慢,走在最后面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笙笙還是住在以前的屋子,距離方槿衣的屋子很近,聽到聲音后立馬從屋里出來,身后還跟著一個伺候她的丫鬟。

    “小姐!

    笙笙走到方槿衣面前,看到方子懷后,又向他欠了欠身,“見過方公子!

    因為笙笙帶著面紗,方子懷沒有認出她來,疑惑的看著她,說道:“姑娘不必拘禮!

    笙笙看著滿臉疑惑的方子懷,嘴角輕揚,“方公子,奴婢是笙笙!

    方子懷愣了愣,隨后立馬反應過來,一臉驚訝道:“你是笙笙?”見笙笙點頭,又疑惑道:“那你為何遮面?我都沒認出你來!

    笙笙眼里的笑容消失,方槿衣看了看她,對方子懷說道:“進屋說話吧!

    方槿衣吩咐小桃和丫鬟在外守著,然后四人進了屋,剛進屋,笙笙就輕咳了一聲,蘇梓旭立馬上前為她診脈。

    方子懷看了看滿臉擔心的方槿衣,又看向正在診脈的蘇梓旭,這才想起蘇梓旭方才說過,她們兩人身上都有傷。

    “怎么樣了?”方槿衣看到蘇梓旭診完脈,立馬擔心的問道。

    “沒事,也許是近日趕路受了累,休息幾日就好了!碧K梓旭搖頭安慰道,隨后又問道:“嫂嫂呢?感覺怎么樣?”

    方槿衣試了試左手,苦笑著說道:“痛感倒是減少了不少,不過還是使不上力!

    “嫂嫂你別心急,你這可是碎了骨頭,哪有那么容易就會好。不過有我在,我定會讓你二人恢復的!碧K梓旭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方槿衣輕笑了一下,沒說話,只是看向了方子懷,問道:“你怎么突然回來了?不是說南國最近仗事吃緊嗎?”

    “我也不知,我是奉旨回來的,還沒來得及進宮見圣上!狈阶討褤u頭道,頓了頓,又繼續道:“二姐,你要進宮嗎?”

    方槿衣沉默片刻,點頭道:“自然是要去的。如今我以東黎國郡主的身份出現在南國,為避免惹出事端,我昨日便傳了信給宮里,明日會進宮面見圣上!

    “你去嗎?”方子懷看向了蘇梓旭,臉色顯然有些難看。

    蘇梓旭挑了下眉,語氣嚴肅道:“我當然……”

    “他不去!

    方槿衣打斷了蘇梓旭的話,如今暮雨山莊和朝廷的關系微妙,在這個節骨眼上,還是少惹事端的好。

    蘇梓旭不滿的皺眉,說道:“為何不讓我去?我可是護花使者,大哥把你交給我,我一定得負責你的安全!

    “我和你大哥早已經沒有關系了!狈介纫履樕J真道,神情嚴肅的看著蘇梓旭,“明日你就回去吧!

    蘇梓旭看著她不滿的皺了皺眉,語氣不悅道:“嫂嫂,你這是要過河拆橋嗎?”

    方槿衣眉頭緊蹙,許久,才開口道:“如今的形勢,我們還是少來往比較好!

    “還有呢?”蘇梓旭臉色陰沉的看著她,說道:“若是有一日我們成了敵人,嫂嫂你會當做不認識我,不認識我大哥嗎?”

    氣氛瞬間變得微妙,方子懷和笙笙都安靜的看著兩人,他們正在討論的不單單是兒女私情,還有關國家興亡。

    “你不會武功,近期最好還是待在山莊里,若是被人抓到,你大哥會很為難!

    方槿衣并沒有回答蘇梓旭的問題,如今的情形,她不想,也由不得她討論這些。她現在只想完成溧陽安排她的事,然后帶著姐姐離開這些是非之地,自由自在的活下去。

    蘇梓旭沒再說話,方子懷看著他,在心里嘆了口氣,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放心吧,我會照顧好二姐的,你別擔心了!

    “你能保護?”蘇梓旭有些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嘲諷道:“你知道有多少人想害嫂嫂嗎?就是這將軍府都不止你娘一個!

    蘇梓旭話說的有些直白,方子懷聽后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他是知道他娘不喜歡二姐,但也不至于到害她的地步吧。

    方槿衣聽出了蘇梓旭話里有話,此刻將軍府里明面上的只有柳晴晴想對她下手,可是聽蘇梓旭的意思,似乎還隱藏別的人?

    蘇梓旭看向方槿衣,見她眉頭微皺,一副思考的樣子,無奈的在心里嘆了口氣,然后有意無意的說道:“那個紫玉的傷不重,明日就能下床走動,兩三日就痊愈了!

    方槿衣抬頭看向他,不過蘇梓旭似乎剛剛被方槿衣氣到了,偏過頭不愿意搭理她?吹剿哪,方槿衣忍不住嘴角勾了勾,然后又立馬恢復了神情。

    幾人正在僵持中,門外的小桃突然走到門口行禮,“郡主,有人來了!

    方槿衣幾人看向門口,很快就聽到了腳步聲,管家帶著宮里的人走到了門口。

    “哪位是東黎國的郡主?”

    方槿衣看了一眼方子懷,起身道:“我就是!

    “圣上有旨,請郡主即刻進宮覲見!

    跪在地上的方子懷和蘇梓旭同時看向對方,神情嚴肅,想不到會來得這么快。

    而方槿衣似乎一早就猜到了,鎮定的行禮道:“杜玥接旨!逼鹕砗,方槿衣向傳達旨意的公公說道:“請容我準備一下!

    “郡主請!

    方槿衣看了一眼小桃,小桃立馬起身陪著她進了里屋,還有笙笙也跟了進去。

    一旁的公公看到了方子懷,立馬露出笑意道:“小公子回來了?方才來的時候圣上說了,若是看到小公子,便讓小公子也跟著進宮一趟,有要事相商!

    方子懷點頭,“有勞了!

    方槿衣從里屋出來的時候,換了一身衣裳,本來是準備到了將軍府就洗漱一番的,結果卻聽說悠錦苑被燒,便忍不住先找柳晴晴出了氣。

    方槿衣走過來后,看向蘇梓旭道:“你今日便回去吧,估計往后有一段時間都見不到了,照顧好自己!

    蘇梓旭知道方槿衣在意什么,也不想為難她,便點頭道:“好,若是有事,不必擔心惹麻煩,立馬傳信給我們!

    方槿衣點頭,然后看向公公道:“勞煩公公了!

    隨后,方槿衣帶著小桃和方子懷進宮了,笙笙因為傷勢變重,方槿衣讓她留在將軍府歇息。

    而蘇梓旭則是把兩人的藥方寫好,交給了笙笙,又囑咐了一番,這才離開了將軍府。(未完待續)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