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都市小說 > 天上無道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抗魘之戰(三)
    七彩妖獸卵繼續十分無奈的解釋道:“禁錮兇境既是現實真境,也是一種虛無幻境,似乎永遠都在真實與虛幻之中不停變幻。你看到的和你以為的,可能真,也可能假。我也不知道得什么樣的修為,才能真正勘破它的真假!

    “所以,你以為這一片都是那種黑色巖石構成主體的連綿高峰,未必是真,也未必是假?傊,這個問題我給不了你正確的答案!

    “還有,我估計這里也還是交互時空的范圍,雖然應該很穩定,但你以后沒有什么萬分緊急的事情,最好不要再來了!

    “交互時空那種鬼東西,可以穩定一千萬年,但也可以在穩定一千萬年之后,在某一個奇特的時間節點突然崩塌,誰也沒有辦法預知,誰也沒有辦法阻止!

    “好!”高昂也不逞強,應聲同意。

    七彩妖獸卵似乎長長的嘆了口氣,繼而十分郁悶的說道:“老大,我就奇了怪,其他修士幾百輩子都遇不上的那些絕世危險兇地,你竟然一個接一個的遇到了,也不知道你前幾十世都做了些什么,這一輩子要你這等的艱難兇險!

    “你知不知道剛才你有多危險?禁錮兇境的變化并不是恒定有規律的,很有可能你剛才再飛升區區十丈,馬上就會出現突變,剎那之間就將你的神識和靈力徹底禁錮。如果是那樣,估計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你!

    此時,高昂也終于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有多危險了,唯有苦笑道歉道:“大哥,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謹慎再謹慎,不再犯這種錯誤!

    七彩妖獸卵鄙夷回道:“老大,你還是算了吧,你我還不知道?我看你下一次一定會再犯!

    高昂頓時有點無言以對。

    七彩妖獸卵卻話鋒一轉:“其實再犯也沒關系,反正我和老大你生死與共就是了,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修道之途原本就布滿了荊棘,充滿了未知的兇險,誰也無法保證以后不犯錯誤!

    高昂心中感動,應道:“有你相伴,我之大幸!

    “總之一句話,我們誰也別撇開誰!逼卟恃F卵也鄭重回應。

    此時,高昂已經來到了衛山城北方結陣聯營大本營西側的后方。

    七彩妖獸卵又道:“老大,禁錮兇境是一種異端時空,帶有極其獨特的氣韻,你剛才在禁錮兇境生死輪回走了一遭,這種經歷極其難得,兇險之外也是機緣,趕緊找個地方打坐靜悟一番,也許會有不錯的感悟!

    “你說得對!”高昂也正有此意,飛劍稍微偏轉,就要向一個無人的低矮山峰飛去。

    但轉眼之間,他就搖頭道:“恐怕沒時間了!

    嚴霸宇所帶來的那兩百多修士,以及他所挑選的那一千多抗魘死士,竟然已經全副武裝,排著整齊的隊列,陸續進入那五艘大型空中法舟。

    而嚴霸宇則站在中央位置,不停的揮舞著雙手,大聲疾呼著什么。

    顯而易見,嚴霸宇竟然提前開始了反攻計劃!

    高昂頓時大吃一驚,只有無奈的放棄了修煉。

    “好吧,你去管閑事,我繼續睡!

    七彩妖獸卵對高昂這種行為早就習以為常,無奈的懟了一句,就繼續沉睡去了。

    高昂趕緊全速御劍,以最快的速度,到達了那一處的陣法光幕之外。

    嚴霸宇也神識感應到了高昂,眉頭一皺,猶豫了一下,就對身邊的一個親衛說道:“老戴,你去給他一張通陣符,讓他進來!

    “是!

    老戴應聲飛起,來到陣法光幕之外,在高昂面前十丈處停定,也不說話,將一張墨綠色玉符飄給高昂之后,就轉身回去。

    “多謝前輩!

    高昂還是對著背影道了聲謝,緊隨其后,進了陣法光幕,來到嚴霸宇的面前。

    對嚴霸宇行禮拱手道:“請問總指揮使大人,現在是不是就要開始反攻計劃?”

    嚴霸宇得到高昂半換半送萬年靈乳的好處,又判定高昂背后有元嬰大佬,所以雖然高昂在他眼中只是螻蟻一般的區區筑基初期,但態度也比之前好了許多,溫和的點頭道:“正是,此時魘妖的數量減少了很多,正是發起反攻的好時機!

    高昂早有腹稿,低聲勸道:“總指揮使大人,新的抗魘敢死隊才剛剛成立,相互間尚未完全熟絡,還沒有形成最強的戰斗力,此時就發起反攻,是不是有點倉促了?不如再過多十天八天,等到新的抗魘敢死隊基本成型之后再發起反攻也不遲?”

    嚴霸宇此時已經志在必得,當然不愿意聽高昂區區一個筑基螻蟻的反對意見,眉頭一皺,就要揮袖逐客。

    但站在附近的趙輝翔卻是終于忍不住了,大聲喝道:“區區一個筑基廢物,竟然也敢胡亂質疑總指揮使大人深思熟慮的行動?趕緊給老子滾蛋!”

    不過,這趙輝翔也不是完全沒有眼力,見嚴霸宇對高昂如此客氣,也就只是呵斥,不敢動手,否則,早就一個法術過去,要將高昂滅成灰了。

    高昂并不理會趙輝翔,再次對嚴霸宇拱手行禮,待要開口繼續規勸的時候,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密靈傳音。

    說道:“高昂,我是葉中瑞,受成風路成前輩之托,對你有所照料。這一次的反攻計劃,你就不要再勸嚴霸宇了,因為勸也沒有用!

    高昂當即就將已經到了嘴邊的那些勸阻的話咽了回去,改道:“總指揮使大人,那就祝您旗開得勝,成就不世功勛!

    葉中瑞見高昂聽勸,暗中點頭,繼續密靈傳音快速解釋道:“高昂,我實話告訴你,嚴霸宇和那些人,這一次之所以要冒死來抗擊魘妖,并不是被大義感召主動請愿,或者是為了立下不世功勛青史留名,其實是另有所圖,我也是一樣!

    “三大城政殿聯合發布聲明,金丹后期及以上修士,愿意參與陣前抗擊魘妖者,都獎勵一百萬上品靈石,五億下品靈石,三顆七階下品道韻丹和三顆三清凈神丹。靈石預先支付,靈丹等到事后兌現,如果陣亡,則給指定的親朋!

    “另外,無論反攻計劃成敗,只要在抗魘戰斗過程之中立下顯著功勛,則再獎勵三顆七階中品化嬰丹,同樣是戰后兌現,陣亡則給指定的親朋!

    “我們這兩百多人,每個人的境界都停滯了多年,再進一步的希望幾乎完全斷絕,已經到了為了晉級可以不顧一切的地步,而那九顆珍稀之極的靈丹,恰好就可以讓我們再次大大重燃晉級的希望,所以,你再怎么勸也是徒勞!

    葉中瑞解釋完畢之后,就好生勸道:“高昂,你的境界太低,這里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最好現在就走!

    其實,葉中瑞所說的內容,成風路所給的那片玉簡之中也有簡略提及,他當時不甚在意而已,卻沒想到,竟然成了嚴霸宇要急于立功的主因。

    高昂不會密靈傳音,就只有環形拱手鞠躬道:“各位前輩,打擾了,晚輩告辭!

    在面對葉中瑞的時候,鞠躬稍稍深了一些,以表示感謝之意。

    隨即就轉身后退,向后方的陣法光幕飛去。

    眾人斜眼瞄了瞄高昂的背影,大都感到十分詫異或者流露出鄙夷之色,甚至還發出了嘲諷的低笑聲。

    區區筑基初期,連躲在陣法光幕里提供輔助的資格都沒有,竟然敢跑過來指摘總指揮使大人的不是,簡直大言不慚不知所謂!

    就是不知道總指揮使大人為什么會讓他進來,還聽他啰嗦,也許兩人有些淵源吧。

    高昂對此毫不在意,但心中卻是對此感到非常憂慮。

    在戰場之上,統帥急于求成乃是大忌,多少大敗都是由此而來。

    統帥一旦急于求成,勢必準備不充分,勢必思慮不周全,勢必急躁輕狂,而且,一旦戰況不如所料,更會進退失據甚至驚慌失措,然后導致大潰敗。

    嚴霸宇原本就對抗魘之戰不在行,以外行指揮又急于求成,其中隱藏的隱患之大就可想而知。

    所以,他飛出陣法光幕之后,并沒有立刻離開結陣聯營,而是飛上高空,遠遠的看著。(未完待續)
波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