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書吧 > 玄幻小說 > 祭煉山河 > 第1472章 報應不爽?
    “虎頭蛇尾”這詞大概就是,對臨月樓沖突事件最妥帖的概括,讓許多心臟提到嗓子眼,準備看一場好戲的觀眾們大感失望。

    當然,失望歸失望的,卻不敢露出半點情緒,用膝蓋想也知道,城主府上下如今正憋著一團火,誰都不想跳出來,做那只被打碎腦袋的死鳥。

    約定了他日再做親近之后,沒有太多寒暄陳元慎微笑拱手最先離開,秦宇看著他遠去的背影,總覺得有些不安在涌動,城主大人的笑容里,似乎藏了一些別的東西。

    城主府一方退場,城衛軍隨之撤離,很快除了一片狼藉有礙觀感之外,臨月樓恢復了安靜。

    損失肯定不小,但百溯真圣并不在意,且不說身家何等豐厚,想來城主府也不會讓他們對此買單,事后總會有補償到位。

    此時最緊要的,當然是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

    揮退了惶恐不安的臨月樓臨時負責人,百溯真圣拉住秦宇,進了一處尚算完好的小院,至于院中的姑娘何去何從,顯然不在他的考慮范圍。

    “黑暗主宰,將今日之事完完整整告訴本座,切不可有所疏漏!”

    看了一眼對面,眉頭微微皺起,神色露出沉凝的百溯真圣,秦宇心頭冷笑一聲,心想這廝倒是不蠢,對方敢對他動手,想來也做好了兩手準備,未必至此便會結束。

    自是越早查明越好!

    沒有隱瞞什么,秦宇平靜開口,將事情從頭到尾說了一遍。對面百溯真圣臉上,沉凝之意越來越重,眉頭緊鎖一片陰沉。

    看了一眼百溯真圣,又看了他一眼,再看他一眼……毫無反應!

    秦宇暗暗冷笑,心想今日費了大力氣,冒大風險幫你擋下此事,難道還想不認賬?

    輕咳一聲,他淡淡道:“百溯真圣,今日這件事,你不覺得應該給本座一個交代嗎?”

    敲竹杠的心思……好吧,秦宇得承認他的確有,這事在界零之地后,就有些不可自拔的上癮。

    可現今不比當日,秦宇念頭蹦跶幾下,還是被壓了下去。

    但至少,也能用這個人情,向百溯真圣交換來,一些用得到的消息——只要這廝還準備跟他繼續交好,想來不會拒絕秦宇的提議。

    老神在在,一臉的從容平靜,秦宇心中已經做好了,應付百溯真圣的準備。

    無論他說什么,即便是巧舌如簧,也必須掏出一點干貨,才能將這件事情抹平。

    免費用擋箭牌?哼哼,不可能的!他秦某人,開的可不是善堂!

    可很快,秦宇就發現對面百溯真圣臉上露出古怪之意,一雙眼珠看著他欲言又止。這讓秦宇頗為不解,心想這是個什么章程?居然跟設想中的,半點也不一樣!

    穩住別慌,以不變應萬變,倒要看這個百溯真圣,究竟能玩出什么花樣!

    終于,在秦宇鎮定如初,又透露強大自信的壓迫眼神下,百溯真圣開口,語氣似有遲疑,“黑暗主宰,你該不會是認為,今日臨月樓沖突是因本座而起吧?”

    秦宇差點被氣笑了,這叫什么狗屁話,不是因為你,難道還能是沖著我來的?這可栽贓不了,我倆

    一起進的西荒,從頭到尾才多久?難道還能是我神游于外,跟人結下了仇?!

    冷笑一聲,秦宇并不接話,可意思卻表達的極為清楚。

    百溯真圣神色精彩極了,有惱火有憤怒,但更多的還是一份哭笑不得。他深吸口氣,擺手道:“最初本座還想著,該從什么地方著手,給予你一些提醒,但現在看是耽擱不得了……總得讓你知道,如今究竟是何處境!”

    他伸出一只手,指著秦宇,“黑暗主宰閣下請聽好,今日之事是沖你而來,這點千真萬確,所以說我家這處樓子,之所以會變成這模樣都是拜你所賜……當然,地方是我選的,我可以自認倒霉,但事情必須講清楚!”

    秦宇瞪大眼,盡管黑袍遮掩下,看不到他的表情,可通過細微處的肢體表現,依舊不難察覺到,他如今發自心底的震動。

    雖說如今還只是,百溯真圣一面之詞,可看著他的表情、神態,秦宇心頭已有不好的預感。

    明明是他被百溯真圣牽連,糟了一樁無妄之災,怎么突然間就搖身一變,成了故事里的主人公?

    百溯真圣冷笑,“是不是覺得,自己剛進入荒域,根本沒招惹仇家,就不會有人找到你頭上來?但很抱歉,現在我要告訴你的就是,如今西荒之中,就有人想要你死,而且絕不止一個!

    “更糟糕的消息是,這些想讓你死的人,都有著極高的地位跟實力,便是本座也不愿輕易招惹。所以也就是說,在茫然無知的狀態下,因送你進入西荒,我也已經牽扯到了這個麻煩之中!”

    說到這里,他語氣中露出惱火。

    之前對這件事的掌握不夠全面,若早知道選中秦宇的是那位,百溯真圣死都不會鉆這趟渾水!

    正所謂痛打落水狗,如此好的機會,只要成功就能輕易拔除掉,一個涉及把那椅子的強有力的競爭者,用膝蓋想也知道,他那些心狠手辣的親戚們肯定不會放過。

    可如今再說這些,顯然已經晚了。

    百溯真圣深吸口氣,壓下心頭煩悶、惱怒,看了一眼對面秦宇,見他雖然臉色不太好看,可眉眼間還算平靜,目光閃了閃露出幾分驚訝,繼而變成淡淡的欣賞。

    其他不說,黑暗主宰的膽色與心志,倒是極其出色,得知自身如此危險情況后,居然還能保持冷靜。

    房間中陷入安靜。

    秦宇抬手揉了揉眉心,緩緩道:“百溯真圣,將你所知一切告訴本座……算是我,欠你一份人情!

    這是他給出的,第一個正式交易,既然百溯真圣剛才開了頭,想必不會拒絕才是。

    當然,至于欠下人情,還不還的就看心情吧。

    畢竟人都是假的,而真的黑暗真圣早就已經,死的連渣都不剩半點,不服愛找誰找誰去。

    百溯真圣面露肅然,“好!”

    他本就有此意,若非如此的話,也不會在城主府耽擱至今,為的就是拿到一手信息。

    很快,從百溯真圣口中,秦宇就知曉了西荒帝都中,如今正在涌動的一股暗流。非常不幸的是,這股暗流很明顯,已經波及到他身上。

    臨月樓中的沖突,看似爆發

    的突兀,卻是早就布下的陷阱,只等他跳入到其中。

    這句話真正的意思是,即便秦宇今日不來臨月樓,或是去了別的地方,也會有其他意外發生。

    因為有人不想他活著,而一切若當真如百溯真圣所言……要殺他的人的確很多而且實力恐怖!

    深吸口氣,黑袍下秦宇緩緩開口,“李周一……”

    他在頭疼的時候,突然覺得牙也很疼,無論如何都未想到,這一切都是源自于,另一個被自己算計凄慘的人!

    莫非這就是所謂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簡單概述如下:

    西荒六殿下李周一,因得上代荒皇陛下青睞,因而降臨碎界,得到掌控不滅火的機會,試圖憑此奪得界零之地內部,隱藏著的主宰機緣。此后過程不再贅述,總之六殿下李周一一敗涂地,一番波折后惶然凄慘逃回西荒,就此被打落塵埃,跌入了黃泥漿中。

    正常情況下來說,憑李周一犯下的錯誤,足夠被徹底打入深淵,再沒有翻身的機會?刹恢@位六殿下用了什么辦法,居然再度說動上任荒皇發話,又得到了一線生機。具體涉及之事,百溯真圣語焉不詳,不知是有所顧忌還是本身了解不多。

    于是碎界中“黑暗主宰”受到召喚,被允許進入西荒,成為李周一最后的希望……但有很多人,希望李周一徹底倒下,再無翻身機會。而達成這一目標的辦法很簡單——殺死“黑暗主宰”即可!

    所以,我們的高端西貝貨秦宇同學,就非常無辜的躺了槍,明明剛剛踏入荒域,卻已經被無數冰冷眼神環伺,恨不能將他直接撕成粉碎。

    敵人是誰暫且不知,但簡單數一下就有當代荒皇膝下,最出名的幾位皇子、皇女,及他們各自的擁泵。

    雖說按照百溯真圣的說法,朝中的大佬們不會提前站位,情況不至于太過恐怖?烧l都不敢保證,這些大佬們暗地里,屁股是否已經歪了?

    比如臨月樓這局,看似簡單無比,卻動用了一顆埋在城主府的釘子,更有另外兩位真圣臨時加入。

    這一切都在暗中進行,沒有驚動城主府半點,僅此便足夠表明,有大人物親自遮掩。

    否則,當真以為觀海城土皇帝陳元慎是吃素的?

    至此,秦宇才真正明白,這位城主大人為何一開始,就打定主意大事化小,并將其定性為歡場中的爭風吃醋。

    更是不留臉面的用一耳光,將陳商略打回府中閉門思過,這顯然是一種穩妥的自保之舉,在局勢未曾明朗之前,搶先從渾水中跳出來,免得成了別人手中的槍。

    一念及此,想到臨別之前,笑的溫和從容的城主大人,秦宇忍不住咬牙切齒開罵,“這個老混蛋!”

    很顯然,陳元慎早就洞悉一切,只等著看秦宇倒霉。畢竟暗箭難防,再加上出手的是那些人,即便能躲開今日一劫,又豈能次次全身而退?

    秦宇突然就反應過來,城主大人的快刀斬亂麻,城主大人的誠摯與微笑,都是因為他很清楚,秦宇就要死了。

    跟一個將死之人計較,還有可能給自己招惹麻煩,自然是一件很不劃算的事情!
波王一波中特